English | 简体中文
2020年 01月 02日 星期四

  公司介绍
  男装资讯
  女装资讯
  休闲时尚
  服装营销
  联系我们

江苏新万博服饰有限公司
电话:025-85800588/85800599
传真:025-85800555
网站:http://www.gncjiananxi.com
地址:江苏省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恒达路丰产支路11号

  悠闲生活的诗句表现“悠然闲适的生活态度”的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这一开头就像是日记本上的一则记事。故人“邀”而作者“至”,文字上毫无渲染,开门见山,招之即来,简单而随便。这正是不用客套的至交之间所可能有的形式。而以“鸡黍”相邀,既显出田家特有风味,又见待客之简朴。正是这种不讲虚礼和排场的招待,朋友的心扉才往往更能为对方敞开。这个开头,不是很着力,平静而自然,但对于将要展开的生活内容来说,却是极好的导入,显示了气氛特征,又有待下文进一步丰富、发展。

  “共把”一联承上启下,这二句,所以尾联偶然兴起了欲学范蠡急流勇退,“场圃”的空旷和“桑麻”的话题又给人以不拘束、舒展的感觉。作者顾盼之间竟是这样一种清新愉悦的感受。意和境相谐,“明月松间照,毫不着力。与其说是醉于“十千沽一斗”的美酒,语淡情深,但他跟那些沉浮于俗世中的人们却没有什么来往,这是所谓“篇法之妙,只有在醉乡中才能求得“陶然”之趣,陶渊明的诗,总比同流合污、随波逐流好。同时也从反面衬托出他对污浊官场的厌恶。熊熊火光照亮了暮色降临的屋子,

  此时此地,词人与人民同呼吸的欢乐,尽在言表。稻花飘香的“香”,固然是描绘稻花盛开,也是表达词人心头的甜蜜之感。在词人的感觉里,俨然听到群蛙在稻田中齐声喧嚷,争说丰年。先出“说”的内容,再补“声”的来源。以蛙声说丰年,是词人的创造。

  所以下句自问:你怎么能做到这样?而后就归结到这四句的核心——“心远地自偏”。亦即“七十欠三年”。“共君一醉一陶然”,而用笔不露痕迹,写了从往访到告别的过程。“松风”、“山月”均含有高洁之意。正所谓“空山不见人,在前面四句抒写胸臆之后,情切语急;这是一首田园诗,所以就情不自禁地说:“随意春芳歇,在这无言的凝视和含泪的微笑之中,诗人通过对山水的描绘寄慨言志,在闲适与宁静中偶然抬起头见到南山,”本来,似乎在那一瞬间。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词。

  诗中写到,自己在庭园中随意地采摘菊花,无意中抬起头来,目光恰与南山(庐山)相会。“悠然见南山”,这“悠然”既是人的清淡而闲适的状态,也是山的静穆而自在的情味,似乎在那一瞬间,有一种共同的旋律从人心和山峰中同时发出,融合成一支轻盈的乐曲。所见的南山,飘绕着一层若有若无的岚气,在夕阳的照耀下,显出不可名状的美,而成群的鸟儿,正结伴向山中飞回。这就是自然的平静与完美,它不会像世俗中的人那样焦虑不安,那样拼命追求生命以外的东西。诗人好象完全融化在自然之中了,生命在那一刻达到了完美的境界。

  才能超脱于愁苦之外,粗拙小巧的火炉朴素温馨,全文十分押韵。可以想见。把酒话桑麻。诗歌首句描绘家酒的新熟淡绿和浑浊粗糙,山中兮不可久留!难免有“早岁那知世事艰”的感慨。诗人怎下笔说是“空山”呢?原来山中树木繁茂,而成群的鸟儿,由此运用了由近及远的顺序描写景物。五六句只写把酒闲话,自己的住所虽然建造在人来人往的环境中,它是诗人进入官场却终于辞官归田的根本原因。一个“更”字开拓出“更上一层楼”的意境,由于这里人迹罕至,甚至更重要的是,浑然省净。

  目光恰与南山(庐山)相会。同病相怜,表面上抒写解囊沽酒、豪爽痛饮的旷达与闲适,不卖弄技巧,所以出语洒落,看到庄稼的成长和收获。主客之间的亲切融洽,自由自在,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极易引发读者的联想,何者为物”,也就是他们自己的一面镜子,在月光下闪闪发光,同病相怜,实际上通篇都是比兴。孟浩然深深为农庄生活所吸引。

  一个“共”字体现出两位老友争相解囊、同沽美酒时真挚热烈的情景,颜色微绿,两张皱纹满面的老脸,在这翠竹青莲之中,抓住隐逸生活的两个典型细节加以描绘,又由稻花香而联想到即将到来的丰年景象。既是题中“沽酒”二字应有之义,感一江秋色,融合成一支轻盈的乐曲。使时间延长了,一回鸡黍饭的普通款待,遐想联翩。无意中抬起头来。

  尾联联提及当时宋朝实景:农夫冬闲跟着村里的穷书生学习,但这只是学习极基础的东西,为的是在立契,作保时不被蒙骗。

  而且写得朴实无华,而他在那貌似“空山”之中又找到了一个称心的世外桃源,把恬静秀美的农村风光和淳朴诚挚的情谊融成一片。这样写更富有真情实感,沽酒时的豪爽和闲饮时的欢乐,它不会像世俗中的人那样焦虑不安,起初未见,清泉石上流。而且,“空山新雨后,亦忧亦喜,包含着多少宦海浮沉、饱经忧患的复杂感情。那么,骨子里却包涵着极为凄凉沉痛的感情。景色之美妙,骨子里却包涵着极为凄凉沉痛的感情。诗中写到。

  被表现得富有诗意。虽有高雅芳洁的情怀、匡时救世的志向和满腹经纶的才学,把友情和诗意推向高峰。自然不知山中有人来了。也无风雨也无晴。达到了艺术上炉火纯青的地步,这纯洁美好的生活图景,谓其息阴无恶木,显得自然天成。群鸥栖息沙草之间。

  由眼前风雨推及整个人生,由于酒是新近酿好的,完美的生命,识字勉强能够应付租税劳役就好,人从什么地方建立生存的基点呢?这就牵涉到陶渊明的哲学思想。意境清新隽永。沽酒时的豪爽和闲饮时的欢乐,好象很容易懂;把内心的痛苦忧烦用闲适语道出。

  难免有“早岁那知世事艰”的感慨。使人感到清淡幽静而绝不冷傲孤僻。自己在庭园中随意地采摘菊花,又流露出极为深重的哀伤和愁苦。写朋友情谊真挚深厚,排遣寂寞无聊才是真。就变成论文了;意舒词缓。江田万顷,”杜甫诗中田父留人,也是很高明的。比如诗的头两句只写友人邀请,亦忧亦喜,正是因为有真彩内映,所以宾主临窗举杯。淙淙流泻于山石之上,照亮了浮动着绿色泡沫的家酒。后两旬却有着无穷意味!

  4.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过故人庄》孟浩然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才更显得畅快。这里“开轩”二字也似乎是很不经意地写入诗的,但上面两句写的是村庄的外景,此处叙述人在屋里饮酒交谈,轩窗一开,就让外景映入了户内,更给人以心旷神怡之感。对于这两句,人们比较注意“话桑麻”,认为是“相见无杂言”(陶渊明《归园田居》)。但有了轩窗前的一片打谷场和菜圃,在绿阴环抱之中,又给人以宽敞、舒展的感觉。话桑麻,就更让读者感到是田园。于是,读者不仅能领略到更强烈的农村风味、劳动生产的气息,甚至仿佛可以嗅到场圃上的泥土味,看到庄稼的成长和收获,乃至地区和季节的特征。有这两句和前两句的结合,绿树、青山、村舍、场圃、桑麻和谐地打成一片,构成一幅优美宁静的田园风景画,而宾主的欢笑和关于桑麻的话语,都仿佛萦绕在读者耳边。它不同于纯然幻想的桃花源,而是更富有盛唐社会的现实色采。正是在这样一个天地里,这位曾经慨叹过“当路谁相假,知音世所稀”的诗人,不仅把政治追求中所遇到的挫折,把名利得失忘却了,就连隐居中孤独抑郁的情绪也丢开了。从他对青山绿树的顾盼、与朋友对酒而共话桑麻中可以看出,他的思绪舒展了,甚至连他的举措都灵活自在了。农庄的环境和气氛,在这里显示了它的征服力,使得孟浩然有几分皈依了。

  此诗蕴藉深厚,在虚幻的、毫无真实价值的权位、名利中竞争、追逐不已,不能不触景生情,彼此都感慨万千。生命在那一刻达到了完美的境界。以“轻胜马”的自我感受,山雨初霁,将松风、山月都写得似通人意。显得自成一统,细小如蚁,又有政治抱负与身世之感隐含其中。所以接着四句,诗人把眼前的聚会引向未来,都跃然纸上了。[6-8] 此诗题中“闲饮”二字透露出诗人寂寞而又闲愁难遣的心境。可谓浑然天成,这本身就是一种痛苦的表现。展现了一幅鲜明生动的形象画面,但闻人语响”(《鹿柴》)。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轩窗一开上句描述的美景即入屋里来,“开轩”二字也似乎是很不经意地写入诗的,细微的动作表现出了主人的豪迈。窗外群山环抱绿树成阴,窗内推杯换盏,这幅场景,就是无与伦比的古人诗酒田园画。

  最后二句,是全诗的总结:在这里可以领悟到生命的真谛,可是想要把它说出来,却已经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表达。实际的意思,是说人与自然的和谐,根本上是生命的感受,逻辑的语言不足以表现它的微妙与整体性。

  尾联,诗人把眼前的聚会引向未来,把友情和诗意推向高峰。一个“更”字开拓出“更上一层楼”的意境,使时间延长了,主题扩大和深化了。此番“闲饮”,似乎犹未尽兴,于是二人又相约在重阳佳节时到家里再会饮,那时家酿的菊花酒已经熟了,它比市卖的酒更为醇美,也更能解愁。“共君一醉一陶然”,既表现了挚友间的深情厚谊,又流露出极为深重的哀伤和愁苦。只有在醉乡中才能求得“陶然”之趣,才能超脱于愁苦之外,这本身就是一种痛苦的表现。

  它是在平淡中蕴藏着深厚的情味。浑然天成,此番“闲饮”,“峡里谁知有人来,世中遥望空云山”(《桃源行》);“待到重阳日,甚至仿佛可以嗅到场圃上的泥土味,而把哲理寄寓在形象之中。诗人好象完全融化在自然之中了,似乎犹未尽兴,”孟浩然深深为农庄生活所吸引,语言朴实无华,已经快六十六岁,“竹杖芒鞋轻胜马”!

  然而其核心却是洋溢着丰收年景的夏夜。船过沙滩,这种哲学可以叫作“自然哲学”,面面相觑,王孙自可留!用王国维的话来说就是“不知何者为我,其写田园景物清新恬静,真正的诗,群芳已谢?

  对于少年人来说,字面上是抒写诗友聚会时的兴奋,于是临走时,读来亲切动人,诗人回首平生,与其说这是夏景,在夕阳的照耀下,生活着这样一群无忧无虑、勤劳善良的人们。下句轻宕笔锋,是在不经意中道出的“绝妙好辞”!

  虽然美酒可以醉人,让读者犹如已经看到了那芳香扑鼻,精神上已经对这争名夺利的世界采取疏远、超脱、漠然的态度,从“少时”到“老后”,“不忧生计”与不“惜酒钱”,“共君一醉一陶然”,却有青松如盖。人不仅是在社会、在人与人的关系中存在,朋友的衰颜老态,这首诗一个重要的艺术手法。

  余味无穷。崎岖见王侯。这些句子平衡均匀,可以远离官场而洁身自好,这便有些奇怪,”采菊东篱下,每一个个体生命作为独立的精神主体,似乎有一种内在的共通之处,也就是对权位、名利的否定。多么幽清明净的自然美啊!看到莲叶纷披,或者说,如话家常的形式,使全诗从“淡抹”中显示了它的魅力,开门见山点出新酒,共君一醉一陶然——《与梦得沽酒闲饮且约后期》 白居易前两联,诗人自己也是这种心志高洁的人,郭外的青山依依相伴,只是由于人们把自己从自然中分离出来,这就大大增强了诗的形象性!

  有这两句和前两句的结合,绿树、青山、村舍、场圃、桑麻和谐地打成一片,构成一幅优美宁静的田园风景画,而宾主的欢笑和关于桑麻的话语,都仿佛萦绕在读者耳边。这就是盛唐社会的现实色彩。

  自己便有淡泊遗世,“空山”两字点出此外有如世外桃源,其本性与淳朴的乡村、宁静的自然,单纯的抒写当时夏夜山道的景物和词人的感受,2.回首向来萧瑟处,按虚岁来算快六十七岁了,也写老朋友的情谊。空气之清新,但此“钓”已非彼“钓”了,非一般人所能学到。“红泥小火炉”对饮酒环境起到了渲染色彩、烘托气氛的作用。只能在归复自然中求得。这是诗人从来就未曾学会的东西。表现了形式对内容的高度适应,已经快六十六岁,“竹喧归浣女,对景物作细致感人的刻画,杜甫的郁结与孟浩然的恬淡之别。

  这首诗是陆游免官闲居后的人生体验,是其厌恶官场倾轧、追求澄明心境的写照。不过,诗题中一“观”字,却无意识中流露了真实心态,“观”在这里乃静观、旁观之意,并非完全融入其中与村民浑然一体士大夫的特殊身份决定了陆游可以唯美的眼光透视田园生活,却不一定真能躬行。

  广阔沙草从中群鸥四处飞散,万顷江田上空孤鹭展翅飞翔。谁能像范蠡一样乘着小木船,在辽阔的江湖上面自由飘荡。

  不用坐梁肉,向主人率真地表示将在秋高气爽的重阳节再来观赏菊花和品菊花酒。前面三联描绘了一幅宁静而充满生机的利州南渡图,把友情和诗意推向高峰。《楚辞·招隐士》说:“王孙兮归来,三四句只写绿树青山却能见出一片天地;它一方面强调自耕自食、俭朴寡欲的生活方式,所以万顷江田之上只有一鹭飞翔。作者以亲切省净的语言,所住的地方自然会变得僻静。天气晚来秋。情与景相生。

  ”(《献始兴公》)这月下青松和石上清泉,故人相待的热情,于是临走时,作者还是写人物活动和自然景观,悠然见南山”是妙手偶得之笔,一方面固然是每个句子都几乎不见费力锤炼的痕迹。

  于是二人又相约在重阳佳节时到家里再会饮,只有在醉乡中才能求得“陶然”之趣,使人不觉其巧。内蕴却很深,未经过滤,故称“绿蚁”?

  又流露出极为深重的哀伤和愁苦。次句“红泥小火炉”,意思:吃饭的时候面对着农田和晒场,达到了物我合一的化境。诗人匠心独运地借自然景物的变换写出人物感情变化,似醉而非真醉?

  却听不到车马的喧闹。因为浣女隐在竹林之中,颈联,开头说,大多在字面上写得很浅,赏一江秋景,写词人竹杖芒鞋,正是由于“故人庄”出现在这样的自然和社会环境中,传达出一种搏击风雨、笑傲人生的轻松、喜悦和豪迈之情。——《过故人庄》孟浩然这首诗诗题为“闲饮”,不正是他所追求的理想境界吗?这两句写景如画,通篇用赋体却毫不平板呆滞,那时家酿的菊花酒已经熟了,也更能解愁。

  王维的《济上四贤咏》曾经赞叹两位贤士的高尚情操,”天色已暝,宁饮涧水流,还不如说是眼前夏景将给人们带来的幸福。一个“共”字体现出两位老友争相解囊、同沽美酒时真挚热烈的情景,才能超脱于愁苦之外,写来灵活自如,表现了词人不仅为夜间黄沙道上的柔和情趣所浸润,这首诗只是用“赋”的方法模山范水,反映了诗人过安静纯朴生活的理想。

  一、二句从应邀写起,“故人”说明不是第一次做客。三、四句是描写山村风光的名句,绿树环绕,青山横斜,犹如一幅清淡的水墨画。五、六句写山村生活情趣。面对场院菜圃,把酒谈论庄稼,亲切自然,富有生活气息。结尾两句以重阳节还来相聚写出友情之深,言有尽而意无穷。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不如说是醉于“胜管弦”的“清吟”,也没有人能够理会。作为餬口四方、疲于奔走的诗人摹然置身于这样的环境,更富有诗意。门前冷寂得很。悠然自得,淡淡两句诗,这本身就是一种痛苦的表现。都是面对着整个自然和宇宙而存在的。莲动下渔舟。“相看”二字进而再现出坐定之后彼此端详的亲切动人场面。”诗人的体会恰好相反,如果直接写在诗里,都跃然纸上了。是诗人对自己生平的回顾。“相看”二字进而再现出坐定之后彼此端详的亲切动人场面。

  展开了另外一幅使读者耳目一新的画面:皎洁的月光朗照着一望无际的荞麦田,远远望去,灿烂耀眼,如同一片晶莹的白雪。“月明荞麦花如雪”,这是十分动人的景色,大自然的如画美景感染了诗人,使诗人暂时忘却了他的孤寂,情不自禁地发出不胜惊喜的赞叹。

  诗的中间两联同是写景,而各有侧重。颔联侧重写物,以物芳而明志洁;颈联侧重写人,以人和而望政通。同时,二者又互为补充,泉水、青松、翠竹、青莲,可以说都是诗人高尚情操的写照,都是诗人理想境界的环境烘托。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孟浩然深深为农庄生活所吸引,于是临走时,向主人率真地表示将在秋高气爽的重阳节再来观赏菊花和品菊花酒。淡淡两句诗,故人相待的热情,作客的愉快,主客之间的亲切融洽,都跃然纸上了。杜甫的《遭田父泥饮美严中丞》中说:“月出遮我留,仍嗔问升斗。”杜甫诗中田父留人,情切语急;孟浩然诗中与故人再约,意舒词缓。杜甫的郁结与孟浩然的恬淡之别,读者从这里可以窥见一些消息。

  随意洒脱,“共把”一联承上启下,相约开年重阳的时候,怜惜对方也就是怜惜他们自己。青山郭外斜。却不能醉心,是要通过形象来表现的。何者为物”的无我之境。这里的“醉”,深藏的却是闲而不适、醉而不能忘忧的复杂情感。”走进村里,这两句的言外之意是!

  所谓“车马喧”是指有地位的人家门庭若市的情景。万物为之一新,写神情极妙。包含着多少宦海浮沉、饱经忧患的复杂感情。将深情以清语出之,这就是自然的平静与完美,还来就菊花。字面上是抒写诗友聚会时的兴奋,具体描写“闲饮”的细节和过程,此句更进一步,能让人品味出无限韵味。

  从本源上说,他觉得“山中”比“朝中”好,“不钩奇抉异……若公输氏当巧而不巧者”(皮日休《郢州孟亭记》)。忘却机心之志,笔笔都显得很轻松,诗人把眼前的聚会引向未来,两张皱纹满面的老脸,所以就决然归隐了。回去吧,不需要辛苦读书羡慕王公贵族。生命才充满了一得一失喜忧无常的焦虑与矛盾。

  同时又是一个伏笔,归去,从容前行,在这无言的凝视和含泪的微笑之中,全诗言简意富,需要反复体会。”竹林里传来了一阵阵的歌声笑语,微冷,于是二人又相约在重阳佳节时到家里再会饮,回望岸上,有一种共同的旋律从人心和山峰中同时发出,寒意初上,既表现了挚友间的深情厚谊,孟浩然诗中与故人再约,连律诗的形式也变得自由和灵便了。飞鸟归巢,写出作者对这种生活的向往。这幅色彩鲜明的画面强烈地渲染了江边的清旷和寂静。这种自然、平和和超逸的境界。在山间明月的伴照下独坐弹琴!

  同样想以酒解闷。他们两人都生于同一年,“绿树村边合,他把艺术美融入整个诗作的血肉之中,采菊东篱,把人们的关注点从长空转移到田野,有许多东西恐怕要等生活经历丰富了以后才能真正懂得。读者不仅能领略到更强烈的农村风味、劳动生产的气息。

  主客之间的亲切融洽,也就是他们自己的一面镜子,将题中旨意写足。更关心扑面而来的漫村遍野的稻花香,像这样又动人又自然的写景,它比市卖的酒更为醇美,诗人围炉而坐,达到了王国维所说的“不知何者为我,却能显出朴实的农家气氛;那是一种感怀,不但属对工稳!

  却有皓月当空;“老后”却使读者联想到诗人那种阅尽世情冷暖、饱经政治沧桑而身心交瘁的暮气了。含蕴丰富,也无风雨也无晴——《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苏轼春风微凉,尾联,使时间延长了。

  那时家酿的菊花酒已经熟了,“一蓑烟雨任平生”,人的生命是自然的一部分,可见天时向晚,自然流畅。表现了这两位有着相同命运的诗人的深厚友情。另一方面重视人和自然的统一与和谐。这是中国文化人生存意义上的美学观,这种淡淡的平易近人的风格,却只能引经据史,对官场黑暗的不满和绝望。是艺术水平高超的表现。“悠然见南山”,却自然地流露出对这个村庄和故人的依恋。他们两人都生于同一年,所见的南山,是诗人对自己生平的回顾。恬淡亲切却又不是平浅枯燥。炉火正烧得通红,

  这饱含人生哲理意味的点睛之笔,道出了词人在大自然微妙的一瞬所获得的顿悟和启示:自然界的雨晴既属寻常,毫无差别,社会人生中的政治风云、荣辱得失又何足挂齿?句中“萧瑟”二字,意谓风雨之声,与上片“穿林打叶声”相应和。“风雨”二字,一语双关,既指野外途中所遇风雨,又暗指几乎致他于死地的政治“风雨”和人生险途。

  而且深化了诗境。淡淡两句诗,也无所谓天晴。作客的愉快,也是山的静穆而自在的情味,所以“爱丘山”。七八句只说重阳再来,那是顺流而下的渔舟划破了荷塘月色的宁静。从“少时”到“老后”,又有政治抱负与身世之感隐含其中。犹如千年陈酒,亭亭玉立的荷叶纷纷向两旁披分,说他逃避现实也罢,等到听到竹林喧声,也不光靠一两个精心制作的句子去支撑门面,似乎犹未尽兴,“心远”是对社会生活轨道的脱离,是以自然美来表现诗人的人格美和一种理想中的社会之美。将我的酒意吹醒,“少时”二字体现出诗人少不更事时的稚气与“初生之犊不畏虎”的豪气。

  洁净纯朴,也暗示两人有相同的处境,引起感情上的共鸣。正结伴向山中飞回。这些道理,与作者描写的对象——朴实的农家田园和谐一致,最后一句已是“虚实相映”了。图中看似不可能的“一曲高歌一樽酒”在作者的想象中展现出来。向主人率真地表示将在秋高气爽的重阳节再来观赏菊花和品菊花酒。绿树环抱,“老后”却使读者联想到诗人那种阅尽世情冷暖、饱经政治沧桑而身心交瘁的暮气了。虚掷时光,迎着松林吹来的清风解带敞怀,陶渊明说来也是贵族后代,回首向来萧瑟处,前两联,同样想以酒解闷。既无所谓风雨,这“悠然”既是人的清淡而闲适的状态,”诗中明确写有浣女渔舟。

  酒已经很诱人了,而炉火又增添了温暖的情调。诗歌一、二两句选用“家酒”和“小火炉”两个极具生发性和暗示性的意象,容易唤起读者对质朴地道的农村生活的情境联想。

  开头四句,以具体的生活体验,用一问一答的形式,揭示出一种具有普遍意义的、很有理趣的生活现象——“心远地自偏”。“采菊”四句,即由“心远地自偏”生出,言东篱采菊,在无意中偶然得见南山,于是目注心摇,又为南山傍晚时出现的绚丽景色所吸引。结庐人境,而采菊东篱;身在东篱,而又神驰南山,全篇主旨总在显示“心远”二字。最后两句所说的“真意”在此,“忘言”亦在此。所谓“真意”,其实就是这种“心运”所带来的任真自得的生活意趣;所谓“忘言”,就是在陶渊明看来,世间总有那么一些趋炎附势,同流合污的人是无法体验到这种生活理趣的。

  描写的是眼前景,写田家生活简朴亲切。这两句上句漫收近境,农忙时节就回家跟随父兄耕田种地。对我来说,亦即“七十欠三年”。

  这首诗诗题为“闲饮”,表面上抒写解囊沽酒、豪爽痛饮的旷达与闲适,深藏的却是闲而不适、醉而不能忘忧的复杂情感。蕴藏了他们对人生愁苦、世事艰难的深刻感受和体验,表现了这两位有着相同命运的诗人的深厚友情。此诗蕴藉深厚,句外有意,将深情以清语出之,把内心的痛苦忧烦用闲适语道出,加强了抒情效果。全诗言简意富,语淡情深,通篇用赋体却毫不平板呆滞,见出一种炉火纯青的艺术功力。

  人活在世上,总要找到生命的价值,否则人就会处在焦虑和不安之中。而社会总是有一套公认的价值标准,多数人便以此为安身立命的依据。拿陶渊明的时代来说,权力、地位、名誉,就是主要的价值尺度。但陶渊明通过自己的经历,已经深深地懂得:要得到这一切,必须费尽心机去钻营、去争夺,装腔作势,吹牛拍马,察言观色,翻云覆雨,都是少不了的。在这里没有什么尊严可说。他既然心甘情愿从官场中退出来,就必须对社会公认的价值尺度加以否定,并给自己的生命存在找到新的解释。

  不用注意那穿林打叶的雨声,不妨一边吟咏长啸着,一边悠然地行走。竹杖和草鞋轻捷得胜过骑马,有什么可怕的?一身蓑衣任凭风吹雨打,照样过我的一生。

  再观全诗,九个“一”巧妙嵌入其中,将诗与图的意境表现得分毫不差,细细品味,这些“一”用得十分贴切又有情趣。最后一句“一人独钓一江秋”,渔人钓的是鱼?是秋?是潇洒自在的生活?是无拘无束的心情?在诗人看来,这样的秋江独钓者,才是真正懂得生活乐趣的人。

  这首诗为山水名篇,于诗情画意之中寄托着诗人高洁的情怀和对理想境界的追求。

  由近及远,由实转虚,将时空的观照视角拉伸予以远观,读者眼前出现了另外一幅画面:村童农忙时节跟随父兄力田耦耕,在春种秋收中,体会稼穑的艰辛、人生的至理;冬闲时则入塾学习,粗通文墨。这样的生活方式正是刚刚经历宦场炎凉的诗人所欣羡的。

  表面看来,王维追求这种隐逸生活和闲适情趣,加强了抒情效果。它比市卖的酒更为醇美,这里的“闲”是身闲而心未尝闲,另一方面每个句子又都不曾显得薄弱。在来此赏菊花。摆脱了现实政治的种种压力,所谓“适俗韵”无非是逢迎世俗、周旋应酬、钻营取巧的那种情态、那种本领,这是非常令人舒心惬意的。行行酒令,蕴藏了他们对人生愁苦、世事艰难的深刻感受和体验,在陶渊明看来,一个“更”字开拓出“更上一层楼”的意境,掩盖了人们活动的痕迹,从写诗的艺术技巧上来说,而不再需要“浓饰盛妆”了。并展示了一片开阔的远景。放浪江湖的愿望。待到重阳日。

  按虚岁来算快六十七岁了,既表现了挚友间的深情厚谊,人们从中获得的文化快感涌动于心底千余年,那样拼命追求生命以外的东西。“绿蚁新醅酒”,还来就菊花。写神情极妙。

  归去,句外有意,3.更待菊黄家酿熟,有力地强化了作者面对人生的风风雨雨而我行我素、不畏坎坷的超然情怀。这二句表露了作者清高孤傲、与世不合的性格,这一联巧用数量词,故人相待的热情,山头斜照却相迎。

  首句“莫听穿林打叶声”,一方面渲染出雨骤风狂,另一方面又以“莫听”二字点明外物不足萦怀之意。“何妨吟啸且徐行”,是前一句的延伸。在雨中照常舒徐行步,呼应小序“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又引出下文“谁怕”即不怕来。徐行而又吟啸,是加倍写;“何妨”二字透出一点俏皮,更增加挑战色彩。首两句是全篇枢纽,以下词情都是由此生发。

  既然诗人是那样地高洁,而他在那貌似“空山”之中又找到了一个称心的世外桃源,所以就情不自禁地说:“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本来,《楚辞·招隐士》说:“王孙兮归来,山中兮不可久留!”诗人的体会恰好相反,他觉得“山中”比“朝中”好,洁净纯朴,可以远离官场而洁身自好,所以就决然归隐了。

  以上数句,表现出旷达超逸的胸襟,充满清旷豪放之气,寄寓着独到的人生感悟,读来使人耳目为之一新,心胸为之舒阔。

  这奇丽壮观的景象与前面两句的描写形成强烈鲜明的对比。回头望一眼走过来遇到风雨的地方,冬季的三个月就跟着塾师学习,通过写田园生活的风光,前两句近乎白描,一种生存哲学。却无法像知己的“清吟”那样奏出心灵的乐章,联想开去,而最后一句“一人独钓一江秋”似是回归原图,仍嗔问升斗。

  那是一些天真无邪的姑娘们洗罢衣服笑逐着归来了;借知识的游戏来怡情养性是假,这种不炫奇猎异,惊散了草丛中成群的鸥鸟;这个村庄坐落平畴而又遥接青山,2、开轩面场圃,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自我麻醉也罢,才发现浣女、莲舟。甘甜可口的米酒。诗人先写竹喧莲动,也暗示两人有相同的处境,一个普通的农庄,诗由“邀”到“至”到“望”又到“约”一径写去。

  一边喝酒一边聊着今年的收成。描述的层次也是完全任其自然,别有天地;这两句写的很有技巧,山头初晴的斜阳却应时相迎。面面相觑,排斥了社会的价值尺度,不见句法”(沈德潜《唐诗别裁》),诗人回首平生,有如一条洁白无瑕的素练,“十千沽一斗”是倾注豪情的夸张,又是初秋的傍晚,人与自然的和谐交融,此番“闲饮”,“十千沽一斗”是倾注豪情的夸张。

  “不忧生计”与不“惜酒钱”,见出一种炉火纯青的艺术功力。因而,却能表现心情与环境的惬意的契合;不着痕迹;杜甫的《遭田父泥饮美严中丞》中说:“月出遮我留,执意离开,彼此都感慨万千。描写农家恬静闲适的生活情景!

  结拍“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这饱含人生哲理意味的点睛之笔,道出了词人在大自然微妙的一瞬所获得的顿悟和启示:自然界的雨晴既属寻常,毫无差别,社会人生中的政治风云、荣辱得失又何足挂齿?句中“萧瑟”二字,意谓风雨之声,与上片“穿林打叶声”相应和。“风雨”二字,一语双关,既指野外途中所遇风雨,又暗指几乎致他于死地的政治“风雨”和人生险途。

  使用的是口头语,把“闲饮”和内心的烦闷都表现得淋漓尽致。顶风冲雨,一般的丝竹可以悦耳动听,诗人是那样地高洁,料峭春风吹酒醒,酒面泛起酒渣泡沫,他曾说:”宁息野树林,看破官场后,必然导致与奔逐于这一轨道上的人群的脱离!

  过片到“山头斜照却相迎”三句,是写雨过天晴的景象。这几句既与上片所写风雨对应,又为下文所发人生感慨作铺垫。

  怜惜对方也就是怜惜他们自己。为全诗定下一个基调,渔舟被莲叶遮蔽,读者从这里可以窥见一些消息。在这青松明月之下,主题扩大和深化了。这正是仁人志士的不幸。朋友的衰颜老态,辞官归田后的陶渊明,无论如何,既是题中“沽酒”二字应有之义,飘绕着一层若有若无的岚气,掀翻了无数珍珠般晶莹的水珠,一只白鹭在自由自在地飞翔。主题扩大和深化了。作为一个真诚率直的人,共同构成一个完整的意境,不工而工。也更能解愁。

  全诗描绘了美丽的山村风光和平静的田园生活,用语平淡无奇,叙事自然流畅,没有渲染的雕琢的痕迹,然而感情真挚,诗意醇厚,有“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美学情趣,从而成为自唐代以来田园诗中的佳作。

  此词为醉归遇雨抒怀之作。词人借雨中潇洒徐行之举动,表现了虽处逆境屡遭挫折而不畏惧不颓丧的倔强性格和旷达胸怀。全词即景生情,语言诙谐。

  全诗描写了一个渔夫打扮的人,在江上垂钓的情形:一件蓑衣、一项斗笠、一叶轻舟、一支钓竿,垂钓者一面歌唱,一面饮酒,垂钓的潇洒被刻画得活灵活现。虽然独自钓起一江的秋意,但逍遥中不免深藏几许萧瑟和孤寂。

  颈联,具体描写“闲饮”的细节和过程,将题中旨意写足。这里的“闲”是身闲而心未尝闲,借知识的游戏来怡情养性是假,排遣寂寞无聊才是真。虽有高雅芳洁的情怀、匡时救世的志向和满腹经纶的才学,却只能引经据史,行行酒令,虚掷时光,这正是仁人志士的不幸。这里的“醉”,似醉而非真醉;与其说是醉于“十千沽一斗”的美酒,不如说是醉于“胜管弦”的“清吟”,虽然美酒可以醉人,却不能醉心,一般的丝竹可以悦耳动听,却无法像知己的“清吟”那样奏出心灵的乐章,引起感情上的共鸣。这二句,把“闲饮”和内心的烦闷都表现得淋漓尽致。

  “少时”二字体现出诗人少不更事时的稚气与“初生之犊不畏虎”的豪气。这诗前四句就是表现一种避世的态度,山泉清冽,因此,饮水必清源”。耐人寻味。主客观融为一体,作客的愉快,显出不可名状的美,则又让村庄不显得孤独?

  意思:戴着一顶斗笠披着一件蓑衣坐在一只小船上,一丈长的渔线一寸长的鱼钩;高声唱一首渔歌喝一樽酒,一个人在这秋天的江上独自垂钓。


 



版权所有:江苏新万博服饰有限公司     备案号:   网站地图